1
2
3
4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公司信息
组织结构
公司团队
网站公告
翻译资讯
常见问题
专业词汇
行业规范
质量保证
合作流程
隐私保密
实习基地
人才招聘
联系信息
  翻译语种(笔译)
  英语翻译  德语翻译
  日语翻译  法语翻译
  韩语翻译  俄语翻译
  英语口译  德语口译
  日语口译  法语口译
  韩语口译  俄语口译
  泰语翻译  越南语翻译
  意大利翻译  西班牙翻译
  葡萄牙翻译  印度语翻译
  马来语翻译  波斯语翻译
  冰岛语翻译  老挝语翻译
  丹麦语翻译  瑞典语翻译
  荷兰语翻译  藏族语翻译
  挪威语翻译  蒙古语翻译
  拉丁语翻译  捷克语翻译
  缅甸语翻译  印尼语翻译
  希腊语翻译  匈牙利语翻译
  波兰语翻译   乌克兰语翻译
  芬兰语翻译  土耳其语翻译
更多翻译语种
     首页 >>  关于我们>>  翻译资讯
 


如何提高英语翻译能力?

发布者:上海翻译公司     发布时间:2019-1-11

  从事英语翻译工作没有过硬的翻译能力是不行的。提高英语翻译能力主要涉及以下几个方面:

    一、翻译的过程
  翻译的过程可以分为三个步骤:
  (1)阅读并分析原文;
  (2)将原文转换成译入语;
  (3)对原文进行修订。
  译者则不但要了解原文的内容,还必须分析原文的内容是如何表达的。
  这是将原文转换成译入语前必不可少的准备工作。对原文分析得越透彻,准备工作做得越充分,翻译起来就越顺,越容易译出比较忠实原文的译文来。这种认真的工作态度也是对翻译的作者的一个基本要求。
  如果拿到原文,不待看完就勿忙动笔,结果往往译到最后,还没弄清原文到底讲了些什么。这种工作态度是万万要不得的。
  普通读者在阅读时往往可以“不求甚解”,只需弄清大意即可;而译者则必须彻底弄清每句句子、每个词、甚至每个音的意义,并找到它们之间的联系,对整个语篇的有机构成做到胸有成竹。
  这好比临画,普通的观画者,只看画上画了些什么,画得像不像;而临画者则必须“看懂”原画上的每一根线条,每一种色彩,以及它们是怎样有机地结合起来表达画的意境的。有些文本的翻译(如文学翻译)也是如此。
  有些译文与原文貌合神离,其部分原因就是没有吃透原文。也就是说,没有成功地解读原文。这就好比有些临摩画,虽然看上去很“像”原画,但是意境却相去甚远。


  二、表达翻译的4个层次
  在阅读和分析原文以后,关键的问题就是如何忠实地表达原文的意思了。按照英国翻译理论家纽马克的观点,在表达的过程中,译者必须在四个层次上对原文和译文负责。
  即文本层次,所指层次,粘着层次和自然层次。
  文本层次指原文的字面意义。这是译者首先关注的层次,因为任何翻译都不能离开原文。
  人们常说,同一个意思,可以有几种不同的表达方法,这里所说的“表达方法”指的就是字面意义。这种说法固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我们还应该看到原文作者之所以用这种而不是那种表达方法来表示某种意思,是有一定道理的。
  换句话说,这两种表达方法还是有一定区别的。例如,我们前面提到过的,同一句话,用主动语态还是被动语态。直接引语还是间接引语,有时候差别是很大的。词汇的选择也是如此。在英语和汉语中,大多数词汇都有同义词或近义词。
  在一定的语境中,原文作者最后采纳的那个词,和它的同义词也肯定是有区别的。因此,我们在翻译时,不妨想一想:原文作者为什么用某种结构或某个特定的词而没有用其他相近的结构或词?这对理解和表达都是非常重要的。要忠实原文,既不能把原文作者没有说的或不想说的说出来,也不能把原文中的结构或词汇随便用相近的结构或同义词换掉。不然的话,只抓住原文的大意,便信马由缰,难免会离题太远。


  三、译文的连贯与衔接
  译文的连贯性指在段落和语篇的层面上对原文的忠实。
  有些译文看上去每句句子都是正确的,但是它们放在一起却不堪卒读,就像一幅人像画,眼睛、鼻子、嘴巴和耳朵分别都画得还差强人意,但是拼在一起,却怎么看怎么别扭,不像是一个人的脸。
  这里,除了可能比例不对和风格不一致等因素以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五官之间的“衔接”不协调。在翻译中也存在着同样的问题。英汉两种语言在语法、尤其是词序上,有着很大的差别。翻译时如果紧扣原文的词序,整个语篇就可能被“扭曲”。
  另外,英汉语句子的长短和标点规则也很不一致。英语的句子有时可能很长,从句很多,译成汉语时需要在适当的地方断句并作必要的调整。汉语的句子通常较短,译成英语时有时需要并句。
  有时作者标点很马虎,往往一逗到底,一个段落只有一句句子。这时译者又必须根据实际情况断句。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英语和汉语的句子在主语或主题的选择上也有不同的要求……
  总之,译文要通畅,必须在充分考虑到两种语言的语篇差别的基础上,仔细地“衔接”好每一句句子,使之成为一个连贯的整体,仿佛用一根无形的丝线,把一颗颗珍珠串起来,成为一串美丽的项链。
  试比较:
  The English arrived in North America with hopes of duplicating the exploits of the Spanish in South America, where explorers had discovered immense fortunes in gold and silver. Although Spain and England shared a pronounced lust for wealth,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two cultures were profound.
  原译:英国人抱着和西班牙人开拓南美洲一样的动机来到北美洲,西班牙的探险者在南美洲发现了大批金银财宝。虽然西班牙和英国都同样明显地贪图财富,但是两国的文化却却在着很大的差异。
  改译:当年西班牙探险者在南美洲发现了大批金银财宝。英国人来到北美洲的动机也如出一辙。尽管两国对财富的贪欲同样强烈,但是两国在文化上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这里原文中的第一句含有一个定语从句,原译将它拖在主句的后面。结果两句句子之间的衔接显得非常别扭,整个段落支离破碎。改译中根据汉语习惯按时空顺序组织句子的规律,将原文中的定语从句译成汉语后放在主句之前,这样整个段落就比较连贯了。


  四、译文的自然流畅
  对所有类型的文本来说,都有一条基本的翻译标准,那就是,译文必须自然流畅,符合译入语的习惯。只有极少数例外的情况,如原文作者或译者为了达到某种特殊的目的,故意把原文或译文写得不通字不顺。那是另外一回事。
  初学翻译的人常常可能译出谈来很别扭的译文,这其中的原因,除了本身文字功底尚欠火候之外,主要是过于拘泥原文,不敢越“雷池”半步。唯恐被人说不忠实于原文。这类不自然的译文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况:
  1、 选词用字照抄词典,不顾上下文是否合适。例如:
  1)Babies satisfactorily born
  误译:孩子们令人满意地降生了。
  正译:孩子已生,一切顺利。
  2)Sorry,I can’t help you.
  原译:对不起,我不能够帮助你。
  改译:对不起,我无能为力。
  3)She was dancing gracefully in the room
  原译:她正在房间里非常优雅地跳着舞。
  改译:她正在房间跳舞,舞姿非常优雅。
  上面第1例中的children 和satisfactorily 的原译显然被原文框得太死了。汉语中的名词没有复数形式,一般情况下也没有必要把复数的概念明确地表达出来。如“我的书”,“我的兄弟”等。另外,生孩子也不能用“令人满意地”来形容,只能说“顺利还是不顺利。
  许多人看到宾语中以-ly结尾的副词,译成汉语时就非要加一个“地”不可。这也往往不符合汉语的行文习惯。第13例也是同样情况。汉译英时也有类似的情况。
  4)我们姐弟和几个小丫头听了都很喜欢。(许地山:《落花生》)
  原译:My sister, brother, I and the maidservants all liked it very much
  when we heard it.
  改译:We children and the maidservants were all very excited.
  这里原译文中的“我们姐弟”看似简单,翻译起来却颇费踌躇。由于后面还有一个名词,所以把这个词组译成这样就显得不太自然了。其次,因为上下文并没有告诉我们作者有几位姐妹兄弟,翻译时必须含糊一点,原译中sister和brother均用了单数,太过冒险。另外,原译将句子中的动词词组“很喜欢”直译成英语,也很不自然。
  2、过于拘泥原文的句子结构,如词序等。例如:
  5) It takes ten minutes to get there on foot.
  原译:需要十分钟才能步行到那儿。
  改译:步行到那儿需要十分钟。
  6) 他于1960年生于上海。
  原译:He was born in 1960 in Shanghai.
  改译:He was born in Shanghai in 1960.
  这里例5 完全按原文的词序翻译,把不定式放在句末。汉语中虽然并非绝对不可以这么说,但总有些不太自然。例16的译者大概是忘记了,汉语和英语中时间和地点状语的排列顺序正好是相反的。汉语通常把时间状语放在地点状语前面,而英语却是地点状语在前,时间状语在后。
  译文不自然,不符合译入语习惯的情况很多。以下各章将详细讨论。这里不一一例举。要消除这种现象,必须在理解原文的基础上,努力排除原文的干扰,用地道的译入语文字表达原文的意思,做到既忠实原文,又流畅自然。在翻译实践中,译者在完成初稿以后,不妨把它“晾”在一边。过一段时间以后,再从译入语读者的角度看看译文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这样,往往可以发现许多问题。


  五、校  改
  校改是翻译过程中的最后一道工序,也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校改不是把译文粗粗地看一遍,改掉几个剌眼的错误,而是一个对译文进行仔细较对和润饰的过程。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一定是精雕细琢的产物。一篇堪称艺术品的译文也是如此。一篇初稿,就如同一件毛坯。
  总有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有些甚至可能是严重的错误,弄得不好还可能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因此,译者必须认真对待这一环节。有人做过粗略的估计,在整个翻译的过程中,校改花去的时间要占70%。其重要性可见一斑。
  校改首先是校对。校对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补漏,即看看译文中有无遗漏之处:二是看看译文中有无明显的错误,如数据、年代、人名、地名,以及其他由于疏忽导致的“低级”错误。
  修改润饰的目的是去掉初稿中的斧凿痕迹,即原文的目的语的影响或干扰,使译文自然流畅,更符合目的语的习惯。通常的做法是先抛开原文,以地道的目的语的标准去检查和衡量译文,并进行修改和润饰。改完以后再与原文核对一下,以免“自由发挥”之嫌。

 
返 回
翻译公司相关翻译资讯信息:
工作报告在翻译学习中的妙用  

翻译理论术语中英对照  

2018年11月CATTI翻译考试今日可查分  

瑞科翻译公司
翻译咨询
点击在线咨询
瑞科上海翻译公司
电话:021-63760188
021-63760109
021-63765018
电邮:nj@locatran.com
地址:上海市中山南路969号谷泰滨江大厦12层
瑞科南京翻译公司
电话:025-83602926
025-83602369
电邮:info@locatran.com
地址:南京市红山路88号常发广场3号楼825-829室
 南京翻译公司 | 招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服务区域 | 网站地图 | 瑞科翻译(新版)
瑞科翻译公司专注翻译16年,是一家专业的人工翻译公司,潜心打造优质翻译服务品牌!
©2004-2019 LocaTr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瑞科(上海、南京)翻译公司所有        沪ICP备09017879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