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4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公司信息
组织结构
公司团队
网站公告
翻译资讯
常见问题
专业词汇
行业规范
质量保证
合作流程
隐私保密
实习基地
人才招聘
联系信息
  翻译语种(笔译)
  英语翻译  德语翻译
  日语翻译  法语翻译
  韩语翻译  俄语翻译
  英语口译  德语口译
  日语口译  法语口译
  韩语口译  俄语口译
  泰语翻译  越南语翻译
  意大利翻译  西班牙翻译
  葡萄牙翻译  印度语翻译
  马来语翻译  波斯语翻译
  冰岛语翻译  老挝语翻译
  丹麦语翻译  瑞典语翻译
  荷兰语翻译  藏族语翻译
  挪威语翻译  蒙古语翻译
  拉丁语翻译  捷克语翻译
  缅甸语翻译  印尼语翻译
  希腊语翻译  匈牙利语翻译
  波兰语翻译   乌克兰语翻译
  芬兰语翻译  土耳其语翻译
更多翻译语种
     首页 >>  关于我们>>  翻译资讯
 


BBC拍杜甫纪录片火了,但是古诗翻译令人尴尬

发布者:上海翻译公司     发布时间:2020-4-29

  近日,BBC推出58分钟的纪录片《杜甫:中国最伟大的诗人》,历史学家迈克尔·伍德到访中国,重走杜甫生前足迹,从巩义、西安到成都、长沙,用几首著名的杜诗,串联起了杜甫波澜壮阔而又颠沛流离的一生。此外,BBC还请来曾经在《指环王》中扮演甘道夫的伊恩·麦克莱恩爵士朗诵杜诗的英文译本。纪录片中将杜甫称为最伟大的中国诗人,与西方的莎士比亚、但丁比肩。
  纪录片刚刚推出,就在中文世界引起热议,除了因为纪录片颇有争议的名称而引起的新一论陈旧的“最伟大古代诗人”之争之外(李白、苏轼、韩愈纷纷下场应战),翻译的问题也成为网友关注的焦点。许多网友批评译文完全无法传达杜诗的神韵,另一批网友则以经典的“你行你上”的逻辑加以反击。
  纪录片中的杜诗翻译究竟如何?英文翻译为何有时无法传达中国古典诗歌的神韵?这背后有哪些语言学和文学上的原因呢?


  模糊的人称
  通常情况下,英语中的人称不能省略,然而在古汉语诗歌中,很多时候并不一定要有明确的主语,这就会造成译者翻译时的困难。
  如《月夜》一诗中,中文原诗的人称变换十分含蓄。前三联是杜甫假想妻子儿女对自己的思念,最后一联转而畅想将来重逢后的情节。我们仅仅能从“闺中”、“遥怜小儿女”、“云鬓”、“玉臂”、“双照”等词语中领悟到诗中人称视角的切换,然而在英文译诗中,由于不得不为每句选择一个主语,这种人称的模糊美感立刻消失了。读者读到第三联的“Her cloud-like hair sweet with mist”(香雾云鬓湿)中的“her”,立刻便知道这一联诗假想妻子深夜思念夫君的场景。而读到最后一联 “When shall we lean in the empty window together in brightness/Our tears dried up”中的“we”、“our”也立刻可以知道人称切换为了“我们”,是作者开始假想重逢后的场景,原诗中“双照”的含蓄暗示荡然无存。
  《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并序》一诗的翻译也有类似的问题。“?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一句,纪录片中翻译为“When she bent back, you saw nine suns falling shot down by Yi, the god of archers/When she leapt, you imagined gods astride flying dragons in the clouds”,连续两次出现“you”。但原诗意思中其实并无这样一个假想的倾听者“you”。比较而言,著名的汉学家、《杜甫全集》的译者宇文所安在这一句上的翻译就通达得多,他译为:“She flared as when Archer Yi shot the nine suns down, soared upward like a host of gods circling with dragon teams”,将原诗瑰丽的比喻更为准确地传达了出来。


  时间与空间
  古汉语语法十分灵活,英语中则有较多规范。一句古诗,每一个字摆在那里,一眼望去便知诗意,其间并不需要过多虚词修饰,最著名的例子当然是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然而如果要翻译成英语,便不得不加入许多串联词,非此不能成句,如名词前需要冠词,确定空间关系需要前置词、连接词,动词需要注重时态。在这些严谨的语法规则下,英语更具有分析性,时间和空间的关系一目了然。而在中国古诗中,有时会模糊时间和空间的关系,只是传达出一种超越时间、空间局限的意境。这时翻译便会很为难。
  诸如“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一句,“朱门”与“路”的空间关系是不明了的,我们只是一眼望去,看到了两个并列着的空间意象,一面是朱门象征的豪贵阶级的花天酒地,一面是道路上冻饿而死的百姓的骸骨,强烈的反讽意味在空间意象的并置中呈现出来。然而纪录片中翻译为:“Behind the red lacquered gates, wine is left to sour, meat to rot. Outside the gates lie the bones of the frozen and the starved。”译者必须用“behind”和“outside”告知读者诗句中所提到各种意象的空间关系。然而杜甫看到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何必一定要有空间上确定的地理关系呢?他大可以是看到“朱门酒肉臭”的场景后,又走了很远的路,才看到“路有冻死骨”。二者很可能在实体的地理位置上毫无关联。
  纪录片中,伊恩·麦克莱恩朗诵英译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国破山河在”一句的翻译也有类似的问题。原诗中“国破”与“山河在”两个视觉事物的并举,其间未必一定有转折的关系。然而译诗中翻译为“The state is destroyed, but the country remains”,就将这种转折的关系固定化了。这多少也损害了诗歌的原意。同样,宇文所安的译本中,对这一句的处理也高明得多,“The state broken, its mountains and rivers remain”,他同样将两个视觉意象做了并举的处理。
  汉语无时态的现象也给英语翻译增加了难度。如《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并序》一诗,纪录片中四句的翻译全都用了过去时态,如果我们细加分析,似乎也可以理解,毕竟这是杜甫在回忆儿时看到的情景,但如果我们回过头去看看原诗,“?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这哪里有“过去时”的特征呢?


  韵律与形式
  翻译中,诗歌的韵律和形式也是最令人头疼的问题之一,尤其律诗向来以韵律和谐、形式规整著称。不过好在英语诗歌自有其韵律和形式规则,进行一种符合英语诗歌创作规则的创造性翻译,也未尝不可。
  不过在这一点上,纪录片中的翻译也不能令人满意。如“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一句,纪录片中翻译为“The state is destroyed, but the country remains. In the city in spring, grass and weeds grow everywhere”,简直平白如话,与散文区别甚微,诗意微渺难寻,尽管麦克莱恩爵士已经尽可能朗诵得富有音律美,但仍然效果有限。
  宇文所安则采用十四行诗体中常用的抑扬格五音步,保留了诗歌的韵律和形式美。
  A king/dom smashed,/
  Its hills/and ri/vers still here.
  Spring in/the ci/ty,plants/and trees/grow deep.
  同样的例子还有“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一句的翻译,纪录片中的译文“Her cloud-like hair sweet with mist/Her jade arms cold in the clear moonlight”,看上去像两个独立的没有关联的句子,原诗对仗工整的意蕴丧失了。同一句,宇文所安则翻译为:“Fragrant fog, her coils of hair damp, clear glow, her jade-white arms are cold”,结构更加规整。


  文化负载词的误解
  翻译过程中,文化负载词是非常棘手的问题。某一文化中的专属词,在其他文化中很可能并没有直接对应的词语,因此,翻译有时很难传达原有的文化含义。有时甚至会因为文化背景的不同而造成误解。
  “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纪录片中《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并序》一诗,将“矫如群帝骖龙翔”句翻译为“When she leapt, you imagined gods astride flying dragons in the clouds”,“龙”被翻译为“dragon”。在英文语境下的“dragon”,是指神话传说中外形如同大蜥蜴,有翅膀和尾巴,会喷火的生物,引申义则指凶恶的人或悍妇;而在中文语境中,龙是神话传说中司掌行云布雨的神兽,是天子的象征。宋人罗愿在《尔雅翼》中称龙“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显然,英文语境下的“dragon”无论是形象还是寓意都与中国文化中的“龙”有较大区别。中国文化中的祥瑞在英文语境下却是邪恶的代称,而西方人想象中的“大蜥蜴”显然也与中国龙的形象差别极大。如果简单地将“龙”翻译为“dragon”,无疑会造成误解。
  现在有许多学者认为,应该将“龙”直接音译为“loong”,而非“dragon”,这固然需要费力在注释中加以说明,却也避免了因为文化背景不同而产生的误解。这种直接音译已经成为常用的翻译策略。如道家的“道”含义广泛,英文中没有完全对应的词汇,便干脆根据音译翻译为“Tao”,儒家的“仁”有时也会翻译为“ren”。西方词汇译入中国时也有大量类似的处理,如重要的哲学术语“Logos”直译为“逻格斯”等。
  不过,这种直接的音译对于原诗完整意境的损坏,也是不可避免的。如果译诗中满是注释,阅读体验必然大打折扣了。


  结语:
  如同弗罗斯特说:“所谓诗,就是翻译之后失去的东西”,不同文化之间诗歌的翻译,本就是十分困难的事情,完全复原源文化中诗歌的意境是不可能的。但译诗仍然有好坏之分。通过比对原诗和其他译者的翻译,我们也可以看出纪录片《杜甫:中国最伟大的诗人》中的诗歌翻译,确实不能令人满意,恐怕也很难真正传达“最伟大的诗人”的奥妙所在吧。

 

 
返 回
翻译公司相关翻译资讯信息:
翻译,跨文化河流的摆渡者  

如何利用Google查专业术语和平行文本?  

如何利用Google查机构名称、翻译法律条文?  

如何利用Google查中国特有概念?  

翻译公司可以提供哪些语言服务?  

译者应如何处理词汇空缺?  

瑞科翻译公司
翻译咨询
点击在线咨询
瑞科上海翻译公司
电话:021-63760188
021-63760109
电邮:sh@locatran.com
地址:上海市中山南路969号谷泰滨江大厦12层
瑞科南京翻译公司
电话:025-83602926
025-83602369
电邮:info@locatran.com
地址:南京市红山路88号常发广场3号楼825-829室
 南京翻译公司 | 招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服务区域 | 网站地图 | 瑞科翻译(新版)
瑞科翻译公司专注翻译16年,是一家专业的人工翻译公司,潜心打造优质翻译服务品牌!
©2004-2020 LocaTra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瑞科(上海、南京)翻译公司所有        沪ICP备09017879号-4